監管升級,「短」是短劇的宿命?

0 評論 654 瀏覽 0 收藏 13 分鐘

時長短、制作周期短的短劇在被炒熱之后,迎來了治理和監管。那么在未來,短劇行業可能會迎來怎樣的走向?這篇文章里,作者對短劇的生長、變現與發展做了解讀,一起來看。

最大的戲劇化還是得看現實生活。

短劇的發展,比它自己拍的還會反轉。8天過億的致富神話帶動影視股一路猛漲,大有逆轉文娛行業低迷士氣的氣勢,而這場億萬暴利吹起的風還沒過多久,馬上迎面而來一輪嚴查。

15日,廣電總局宣布將啟動一個月專項短劇治理工作,各大播出平臺也積極響應對違規短劇進行禁投。

隨即,微信、快手和抖音相繼宣布將對違規短劇重拳出擊,16日一天內,抖音平臺就有127部短劇被禁止投流,快手也開始了一輪嚴打,十余部短劇被下架。

時長短、制作周期短、實現財富自由的周期也短,被炒成熱門風口還沒兩天,就迎來了更為熱鬧的監管,短劇會是我們文娛史上歷時最短的一個風口嗎?

一、短是一種趨勢?

短劇的風,吹起的時間并不短?,F在被廣泛討論的熱點短劇本身,實際上已經是經歷了多輪市場適應后的升級產物了。

最初,短劇的對象指向的是——由影視公司出品,在長視頻平臺上播出,但劇集總體時長或集數沒那么長,體量相對較小的影視項目。

短的確是一種大勢所趨。對長視頻來說,一邊是短視頻平臺異軍突起對于注意力資源的爭奪,一邊是迷霧劇場等這樣短小精悍的劇集在市場上驗證了可行性,短劇是當下最具有市場競爭的變革方式。

只是,這種趨勢對短視頻平臺來說更是順勢而為。隨著短視頻平臺入場,短劇量體裁衣演變出了豎屏的微短劇,時長進一步微縮,搖身一變成了一集只有幾分鐘的微短劇,成為短視頻內容庫里的一種類型。

而抖快出手進行大力扶持,微短劇又全方位展示了自己的黃金引流能力。

以今年暑期檔為例,在快手星芒短劇上線的85部作品中,總體劇集相關話題全網曝光超過455億。播放量破億的爆款短劇,更是高達21部。

其中家庭題材短劇《拜托啦奶奶》收官播放量高達9.5億,青春題材短劇《我回到十七歲的理由》拿下4.9億播放、7.5分的豆瓣評分,甚至還有商業化短劇,與天貓國際合作短劇《美顏成真》的播放量也高達10.8億。

但是,還不夠,還可以更短。

近期被大家熟知的新造富神話短劇,主場也已經不再是短視頻平臺了,而是在小程序里播出的短劇,他的體量比單集在20分鐘左右的微短劇更短,一集時長為1-2分鐘,一部劇100集左右。

《中國網絡視聽發展研究報告》顯示,截止去年末,我國短視頻用戶規模已達10.12億,其中超50%的用戶看過3分鐘以內的短劇。

有人看,自然有市場,有市場,那么需要思考的問題只有一個。如何變現呢?

二、站在風口上

實際上,從2022年開始,短劇在抖音快手的大力助推下,早已蓬勃發展。但由于變現法受限,或者說,沒有觸及真正的核心受眾,短劇的繁榮始終停留在一種觀看數據的熱度。

直到去年6月,抖音開放外鏈,成本更低的小程序短劇殺入市場,解決了短劇從熱點成長為風口的最后一環,變現問題。

跟跳轉網文鏈接的邏輯相似,抖音作為流量機器負責引流,微信承接用戶觀看、付費的一條龍服務。一個實體APP都并未誕生,在我們未曾注意的互聯網角落,下沉市場看爽劇的隱秘需求得到了滿足。

最終,短劇的風口才真正到來。

數據很好看,“《無雙》八天投放消耗1 億”、“《哎呀!皇后娘娘來打工》24 小時充值破 1200 萬”、“《閃婚后,傅先生馬甲藏不住了》24 小時充值破 2000 萬”。

雖然制作成本低,但硬性成本包括投放。據了解,目前市場上小程序短劇的80%-90%的成本都用于投流,很大程度來說,平臺愿不愿投和投多少,直接決定了一部劇能不能被看到,也直接決定了一部劇的最終成績。

但由于現在的平臺都是按照ROI進行投流,比例高達1比1,投了一個億,用戶也充了一個億。

“只賺不賠”、“投資幾十萬躺賺一個億”、“利潤超百萬”成了小程序短劇身上最熱門的標簽。新物種、低門檻、好賺錢,這三點便足以讓不少人心動。

助推短劇站上風口的,也正是是小程序短劇的變現能力。

這陣風,也吹回了影視行業。近日,天威視訊、龍韻股份四連板,中文在線、引力傳媒、天龍集團、思美傳媒、檸萌影視等公司的股價繼續沖高。檸萌影視表示,自2022年至今公司已拍攝上線的短劇近20部,其中包括多部爆款自制劇。

在一路高歌猛進中,新一輪監管適時到來。監管實際上是最不影響短劇生態發展的措施,相反,對短劇市場來說,只有適當的監管才能保證市場的健康發展。

三、水面下的野蠻與生長

由于舞臺在小程序,市場針對非精英大眾,對主流市場來說,短劇就像游擊戰一樣神出鬼沒。

深度參與其中的玩家主要分為三批人馬。

在小程序短劇賽道白熱化的賽場中,首先入場的是做網文或信息流投流的人,從抖音開放外鏈時期就已經看到了短劇的變現潛力。第二批是影視公司、廣告公司、游戲公司,在制作上有著天然的優勢。另外,則是外圍的資本,原來并不是影視行業的投資方,包括一些國企、大的基金等。

誰在生產短???行業內的一個共識判斷是,轉型做小程序短劇上手最快的,一種是拍信息流廣告出身的團隊,另一種是拍短視頻的MCN機構,他們天然有“網感”,能快速“出?!?,對市場需求把握度極為精準。

受過傳統影視培訓的專業影視人才,則很難適應下沉市場的規則,也很難實現個人的理想價值。kk的朋友圈也不乏今年從影視行業中轉型到短劇行業的朋友,大多都是做短期打算,“干完今年就走,還是要留點作品才行?!?/p>

被嫌棄的原因也不是其他,變現能力再強,短劇始終是一種快餐化迅速變現的消耗品。盡管和影視行業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也被館上了劇的名號,短劇和影視劇卻是完全不同的商業邏輯。

首先,短劇是門To C的生意,而長視頻深耕多年的橫屏影視劇,則是To B向的。

傳統的影視劇長視頻制作方實際上并不通過內容直接盈利,而是靠平臺補貼,平臺則通過內容吸引用戶,再通過廣告版權等其他方式迂回盈利。短劇則很直接,我讓你看爽,你給我付費。

這種邏輯決定了,長視頻可以把“優質內容”作為白月光一樣的生產口號,只要保證內容的產出,就能把這場多方參與最終間接由用戶買單大型商業行為玩下去。

短劇則不同,由于用腳投票的付費方式加上競爭及其激烈的生產流水線,短劇內容甚至不太適合被稱為內容。

為了把博人眼球的反轉爽點甚至熱梗壓縮到每一集,短劇就像是一種被極度瘦身的潦草大綱,她具有故事的簡單流程,甚至包含了故事情節的高潮,卻不能保證情節的起承轉合,更不要談價值觀輸出了。

在這樣的極端生產下,如果不加以監管,難免會影響整個行業的發展。

國聯證券預估的數據顯示,僅字節跳動體系內,短劇的流水規模就能達到220億,另據字節跳動監測數據顯示,以小程序短劇為主的付費短劇年充值流水達180多億元。橫向對比電影票房今年沖擊的550億票房,就能知道這是個什么規模了。

但與這樣驚人體量相對的卻是,漫天飛舞的夸張標題下,離譜的劇情,夸張的表演以及粗制濫造的后期。

據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廣電總局將再次開展為期1個月的網絡微短劇專項整治工作。從內容審核細則;推動網絡微短劇App和“小程序”納入日常機構管理;推動行業自律,互相監督,全行業共同抵制違規網絡微短劇等側面出發,規范整個行業有序健康的發展。

但僅僅靠監管就能讓并不輸出價值觀只生產爽點的短劇健康持續的發展下去嗎?盡管在短視頻日?;那闆r下再談碎片化對思想的影響已然不夠現實,但只追求利益和轉化率的膚淺就是正確的嗎?

對短劇來說,盈利簡單,但發展并不容易,低成本高收益的神話可持續性并不強,當用戶習慣了爽劇糖衣炮彈的轟炸,想要用同樣的方式刺激消費就困難了,而解決辦法,就只有加大劑量。

但這并不是個良性循環。

對短劇來說,想要可持續發展,如何利用「短」的優勢,創造出與其他內容區隔的新形式,形成正向流動的商業模式,才能真正具有行業競爭力。

圖源:微博、豆瓣,侵刪。

作者:向向;編輯:阿筆;運營:橘子

來源公眾號:文娛Talk(ID:wenyuTalk0506),記錄大文娛的浮沉與變遷,尊重一切合理合法的自由表達。

本文由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合作媒體 @文娛Talk 授權發布,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于 CC0 協議

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目前還沒評論,等你發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