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覺的力量|超越可用性的設計

2 評論 1718 瀏覽 3 收藏 12 分鐘

現在許多用戶在初使用產品時,或許已經不需要“使用手冊”這類物品,很多時候,用戶可以憑借“直覺”來完成產品的操作。那么作為產品設計人員,我們要如何理解并應用這一現象背后的直覺設計理念?一起來看看作者的經驗總結。

根據谷歌的快速搜索,直觀設計是一種易于使用的設計,用戶在開始使用產品本身后就知道該做什么。

我敢說你一定在文件柜后面藏了一個塞滿手冊的文件夾。它們對應著你的 Nespresso 咖啡機,你的微波爐,你的電視等等。

對吧?

任何產品都必須附帶用戶手冊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這里最大的問題是……手冊怎么這么容易被刪除?

你有沒有學過如何使用 Netflix ?

我很確定你沒有。

你讀過 iPhone 全新的使用手冊嗎?

再看一次……不。

任何需要說明書的產品都是不好的。

——埃隆·馬斯克

一、那位殺死手冊的人

如果極簡手工設計的時代可以追溯到一個人,那就是語言心理學家約翰·卡羅爾(John Carroll)。1976 年,卡羅爾加入 IBM,幫助計算機程序員提高效率。然而,他很快轉向了一個新的關注點——讓電腦更適合普通人使用。

IBM 可能是世界上最富有的計算機研究機構,但在當時,專注于普通日常用戶的想法有點出乎人們的意料。

——約翰·卡羅爾

這是思想上的一個巨大而有力的轉變。

卡羅實際上是在做反對者的研究。他建立了一個實驗室,給秘書們提供電腦和手冊,然后研究他們如何完成日常的辦公室任務——追蹤他們的沮喪情緒。

盡管卡羅爾在 IBM 工作了十多年,但他的無聲革命——一場文化范圍的轉變,不僅體現在手冊的形式上,還體現在我們如何學習使用技術上——直到 1990 年他出版了《紐倫伯格漏斗》一書才得以實現。

這是一個轉折點。

它沒有關注系統設計者的需求和價值,而是將注意力轉移到了最終用戶身上。史蒂夫·喬布斯和史蒂夫·沃茲尼亞克等人很快就采用了類似的方法,很快就有更多的人效仿。

二、相信直覺

今天,大多數產品都不需要使用手冊。它們依賴于我們的直覺來開始使用它們,因此沒有學習曲線。

直覺被定義為本能地理解某些東西的能力,而不需要有意識的推理??雌饋砗芎唵?,對吧?

當討論直覺設計時,事情開始變得有點復雜。對于“直觀設計”這個術語,還沒有得到廣泛認可的定義。相反,直覺設計被非正式地用來描述易于使用的設計,是用直覺和過去的知識創造的。

這樣的設計利用以前的經驗和知識來消除學習曲線——或者至少使它更流暢。

三、按鈕的概念

按鈕概念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它簡單而廣為人知。我們只需要創建一個邊框和陰影來創建一個按鈕。說到閃回,按鈕的最初目的一直都是一樣的:打開或關閉一些動作。按鈕被用來開關風扇,燈,甚至收音機。

按鈕的物理概念被轉變為一種新的數字功能——這是現代用戶界面的基本功能。

四、直覺和經驗之間的聯系

設計不會因為魔法而變得直觀。當我們體驗到一種直觀的設計時,那是因為我們之前遇到過類似的東西。然而,這種體驗可以有物質或文化來源。

對某些人有效的直觀概念可能并不適用于所有人。

物質和文化環境在我們對世界的期望和理解中都起著根本性的作用。根據 Klaus Barentsen 和 Hohan Trettvik 的說法,所有人類知道如何做的事情,我們都是在生命的某個時刻學會的。

其中一些是我們在新生兒時學會的,另一些則是我們在成年后通過努力學習學會的。當我們第一次學習如何做某事時,這是一種有意識的行為。

通過實踐,行動變成了我們無需考慮就可以執行的操作。換句話說,它們是直觀的。

五、物理環境的經驗

從我們第一次呼吸開始,我們就與物理環境互動,學習物理物體的基本行為。我們每天都被迫面對現實,并從現實中學習。

這與我們直接用手指與觸控顯示器交互有著明顯的關系。我們使用基于實際環境經驗的技能,并將其轉化為我們的數字世界。在嬰兒時期,我們就知道移動物體時會發生什么。它們跟隨我們的運動節奏——它們不會突然消失。

這也是我們在接口中使用直接操作時對象的行為方式。

當我們用手直接在界面上操作對象時,我們依賴于我們對對象在物理環境中的行為的經驗。這種物理直覺有兩個主要優點:

  1. 當我們與物理環境互動時,我們使用最基本的認知技能,因此我們有大量的認知資源來進行互動,使我們能夠利用物理經驗。
  2. 一旦我們在兒童時期學習了最基本的技能,我們的學習曲線實際上是平坦的,因為界面對象的行為方式是我們從嬰兒期就開始期待的。

六、體驗文化環境

人類還生長在一個由語言、隱喻和符號組成的文化環境中,這些文化環境比物理環境更加本地化且不穩定。有些文化產物幾乎到處都有,而另一些我們只是偶爾遇到。

可以肯定的是,所有人都是在一種文化背景下成長起來的。最明顯的例子之一就是我們的書面系統。雖然幾乎所有的西方人都習慣拉丁字母,但東亞人在歷史上更多地接觸漢字——他們中的一些人甚至能說出漢字的意思。

當專注于直觀的設計時,一個很好的例子就是游戲圖標——一個指向右邊的三角形。這首 Play Arrow 最早出現在 1963 年左右的便攜式飛利浦盒式磁帶機上。它表示磁帶從左到右的移動方向。

如果你是一個普通的媒體消費者,你肯定會習慣的。然而,當沒有通常訪問媒體控制時,這個圖標沒有固有的意義。

今天,它可能是最普遍的現代科技符號。它已經深深地植入了全世界的現代文化中,成為了 QQmusic、Spotify 或 YouTube 等數字服務的主要圖標。

作者自繪

盡管使用文化知識可能真的很有用,但它的直觀表示通常有一些局限性。最大的問題是,當這種交互是基于來自文化環境的特定體驗時,不能總是確定來自所有文化的用戶知道如何進行交互。

另一方面,它的主要優勢是能夠將簡單的符號與特定的動作聯系起來,如游戲圖標,這意味著設計的簡化。

七、為什么直覺設計很重要?

直觀的設計將幫助你獲得和留住用戶。這是它的主要優勢之一。研究表明,第一印象是在幾秒鐘內形成的,而且往往保持不變。這就是為什么最初的幾秒鐘是至關重要的。一個干凈而有吸引力的設計會促使用戶再次使用你的產品,而直觀的設計是確保更吸引人的體驗的最好方法。

八、主要結論

直觀的設計可以為你的產品創造奇跡。根據用戶的物理和文化環境劃分用戶體驗。您應該使用這兩種類型來創建直觀的界面。利用他們的思維模式為你的用戶提供一種可靠的感覺——用戶總是更有可能使用和推薦直觀的產品。

在我們的設計中,最主要的是我們必須讓東西直觀地顯而易見——史蒂夫·喬布斯就是這樣。

實現直觀設計并不容易。你必須始終將你的設計建立在充分理解用戶之前的體驗和他們在此基礎上形成的期望的基礎上。你可以通過對直覺使用的研究來確定如何利用不同類型的先前經驗來設計更直觀的用戶體驗設計。

用直觀的界面建立信任是培養強大商業基礎的極好方法。

最終會有回報的。

原文標題:The power of intuition — Designing beyond usability

原創作者:Josep Ferrer

原文鏈接:https://uxdesign.cc/the-power-of-intuition-designing-beyond-usability-2899cb37f98a

翻譯作者:葛安晴;授權獲?。簠蛆i飛;審核指導:王翎旭;該譯文并非完整原文,內容已做部分調整。

微信公眾號:三分設(ID:SFun-Share);用戶體驗設計師成長社區

本文由@三分設 翻譯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協議。

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寫的也很直觀,讓人很容易讀懂 并且感覺很有興趣,謝謝

    來自北京 回復
  2. 用戶習慣一旦養成是很難改變的,每一次大規模用戶習慣的改變,幾乎都伴隨著一些偉大產品的出現來教育用戶,所以,設計的時候,在沒有強大到能教育用戶改變時候,務必尊重“常識”和“習慣”,這些可能不會有所謂的創新出現,但至少不會讓用戶厭棄。

    來自江蘇 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