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爆火的微短劇

0 評論 2003 瀏覽 2 收藏 13 分鐘

流行文化就像一部永遠翻不完,也翻不明白的詞,每天都有新的出現??杀蝗藗兏傁嘧放?,不惜“以量換爆款”,追逐那個可能的“萬一”,萬一真的能產生爆款呢?那本文將會為你介紹微短劇的相關信息,感興趣的來看看。

流行文化就像一部永遠翻不完,也翻不明白的詞典。每天都有新的概念、新的詞匯,從分支龐大的亞文化中蹦跶出來,讓圈外的人一頭霧水,而后又不得不努力學習,試圖與這個時代的先鋒者并肩前行。

今年,對于大部分圈外人來說,影視圈又多了一個新的熱詞——微短劇。

這是網劇的一種新形式,時長短,節奏快,沖突強,流行于各大長視頻平臺(愛奇藝/優酷/騰訊視頻/芒果TV)、短視頻平臺(抖音/快手)、微信小程序以及獨立APP(ReelShort/紅果短劇/河馬劇場等)。

變現模式多為用戶付費、廣告流量或電商帶貨。最近很火的是付費微短劇,用戶可免費觀看前幾集,之后需要付費解鎖。

實際上,微短劇在影視圈內并不陌生,從2020年開始已經得到資本的青睞——

不少影視制作公司、版權公司、真人影視游戲制作公司等紛紛加入微短劇賽道,比如:

華策影視(代表作品《何以笙簫默》等)、上海電影(代表作品《中國奇譚》等)、檸萌影視(代表作品《小別離》等)、捷成股份(代表作品《流浪地球2》等)。

甚至,不少其他行業的選手也紛至沓來,

原本做新能源的、鋼材生意的、房地產的,都希望來參與“分得一杯羹”。

人們競相追捧的原因無非是——

微短劇投資少見效快,平均幾十萬完成一部劇,制作周期短,回本速度快。

如果命中爆款的話,投入產出比遠高于傳統電影、電視劇等大制作,行業內不乏“投資數十萬,充值能過億”的財富神話。

雖然「做爆款」帶有極大的不確定性,不過還是有足夠的“吸金力”。

人們不惜“以量換爆款”,追逐那個可能的“萬一”,萬一真的能產生爆款呢?

一、什么是微短???

微短劇,顧名思義,就是播放時長短的網劇。

2022年10月26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官網發布《關于推動短劇創作繁榮發展的意見》,對短劇進行了定義——短劇通常采用單集時長15~30分鐘的系列劇、集數在6集內的系列單元劇、20集內的連續劇、周播劇等多種形態。

那么,微短劇按單集時長來定義,就是小于15分鐘的系列劇,許多微短劇更是控制在3分鐘以內,主打一個「抓人眼球」。

以前,我們看《甄嬛傳》等電視劇,每集時長45分鐘,共76集,總時長超過3000分鐘,品味的是精致的布景、精美的服飾妝容、用心編排的劇情細節、層層疊起的鋪墊、值得咀嚼的臺詞;

現在,我們看一部時長3分鐘、共76集的微短劇,總時長只需228分鐘,感受的是高潮迭起的情節、欲罷不能的節奏感、密集的梗和爆點。

當下,微短劇仍比較初級化,精品內容不多。

南方周末更是評價市面上很大一部分微短劇帶有濃烈的“三俗”特征:庸俗、低俗、媚俗。就像網友們所概括的,現階段的微短劇題材,無外乎:

“霸道總裁愛上我、英雄救美反被救、欲擒故縱談戀愛、綁架案中見真情”。

微短劇可以簡單地分為兩類:男頻向和女頻向。

男頻向的題材以“爽”為主,如戰神、穿越、逆襲、重生等;

女頻向的題材以“甜”為主,如甜寵、霸總、虐戀、青梅竹馬等。

這些關鍵詞似乎成為了微短劇的“爆款密碼”。

比如騰訊視頻出品的《招惹》、優酷出品的《鎖愛三生》、芒果TV與搜狐視頻聯合推出的《風月變》,集齊了民國、古裝、霸總、虐戀等女性用戶喜聞樂見的元素,成為千萬級別分賬的作品。

此外,還有“微短劇+游戲”的創作形式,

比如最近爆火的《完蛋!我被美女包圍了》。

內容題材以男性為視角,風評不一,但保守估計銷售額已超過3300萬元——在游戲中,玩家扮演男主人公顧易,與多位由真人演員扮演的女主人公開展戀愛關系。玩家可在關鍵對話選項中做出選擇,推進劇情發展,進入不同的劇情分支,并最終抵達游戲的十二種結局之一。

二、微短劇的商業模式

微短劇產業鏈的參與方主要有5類:

內容原創者、短劇制片方、短劇版權方、短劇分銷商、用戶。

各參與方在收益分享上,主要分為兩種模式:

買斷制、分成制。

  1. 買斷制:一次性向內容原創者買斷作品版權,獨享后續用戶付費收入;
  2. 分成制:與各方協商合適的分成比例,這取決于各方的議價能力。

目前采用比較多的是「預付保底+分成模式」,即先給一部分預付款作為保底,再按用戶付費的收入流水來進行分成。

根據巨量創意平臺及信達證券的相關數據,整個微短劇產業鏈的利潤分配大致是:

內容原創者: 1~5萬保底收入+1~2%流水分成;

舉個栗子,閱文集團對外發布微短劇“劇本征集令”,承諾為創作者提供1.5~5萬保底稿酬,和最高2%的流水分賬。

短劇制片方: 4~10萬保底收入+3~5%流水分成;

對于制片方來說,微短劇制作偏現實題材,不需要先進技術與設備的高投入,略高一些的保底收入和分成比例可保證制作團隊的持續性。

短劇版權方:用戶充值+10~15%流水分成;

短劇分銷商: 10~15%流水分成。

我們大抵可以看出,在微短劇產業鏈的利潤分配中,「短劇版權方」和「短劇分銷商」較為強勢,而「內容原創者」和「短劇制片方」則相對弱勢。

而在微短劇的所有成本中,「買量成本」占據相當高的比例。

根據抖音廣告投放平臺-巨量引擎近期數據統計,2023年1~9月微短劇廣告投放消耗量持續走高:春節期間日耗規模為3000w+,五一假期突破4000w+,端午沖量至6000w+,9月大盤日均規模超5000w。

根據“抖短劇排行榜”微信公眾號介紹,微短劇ROI(投資回報率)高于1.2會繼續投流,即投放100元,可獲得120元的流水進賬。

我們假設日均投流5000w,那么一年的流水進賬將超過200億:

5000w/日 * 1.2 * 365日/年 = 219億元

加上其它廣告平臺投放,市場空間推算近300億元,相當于2019年641億電影票房的近一半市場空間規模。

三、微短劇的試驗場

2015年,影視圈掀起IP改編熱潮——

《瑯琊榜》《花千骨》《盜墓筆記》等多部網絡小說被改編成影視劇,并獲得很好的成績;

2023年,短劇圈再掀IP改編熱潮——

在今年抖音推出的短劇片單中,就有聯動《去有風的地方》的《有風》短劇、《刺殺小說家》同名短劇、《消失的她》同名短劇,拉滿觀眾期待。

即使是沒有影視綜IP加持的短劇玩家,也不難從海量的網文/漫畫/游戲IP中挖掘潛在爆款——

根據巨量引擎統計,2022年各平臺累計上架網絡文學作品數達 3500 萬,網文改編的在投劇目數僅占0.02%,留給微短劇改編創作的空間還非常大。此外,還有漫畫/動漫/游戲等眾多IP。

挖掘IP爆款,就像在做一場試驗。

試驗的結果是未知的,成功與失敗的概率是對等的,能不能踩中觀眾的G點,是難以量化的。

網文平臺七貓,也開始跨界做微短劇。

七貓的首部自制劇《我的醫妃不好惹》,正是改編自原創大IP,知名作家姑蘇小七的小說《神醫毒妃不好惹》,期望在短劇賽道推出第一部“醫妃流”作品,復制電視劇《女醫明妃傳》的成功。

這場試驗的結果,跟想象中比有些許落差——

這部劇歷時一年完成,被定位為千萬級項目,目前實現了累計分賬破400萬,成績算是中規中矩。

所謂分賬,是指制作方先出資制作好微短劇作品,然后在平臺上投放,進行收益分賬。
騰訊視頻獨播的,民國虐戀題材微短劇《招惹》,累計票房分賬超過2000萬;

芒果TV與搜狐視頻聯播的,古裝奇幻愛情微短劇《風月變》,累計票房分賬超過1100萬;

騰訊視頻獨播的,都市豪門愛情微短劇《盲心千金》,累計票房分賬超過1000萬。

押寶IP,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如今的微短劇賽道,不僅卷IP,還要卷制作。

微短劇的制作成本也水漲船高——

驚蟄研究所報道,「年初一部劇的成本,在20-30萬元,但隨著時間推移,市場越來越精良,目前一部劇的制作至少是50萬元起,70-80萬元很正常,有些劇甚至超百萬」。

流量的杠桿永遠傾斜于先行者,當越來越多的人沖進某個賽道時,也許已經與紅利期擦肩而過了。

寫在最后

流行文化就像一個怪圈——

有的人還在問這是什么,有的人已經玩得得心應手;

有的人還不明白微短劇為什么會火,有的人早已經賺得盆滿缽滿。

終究人與人之間的喜好千差萬別,你不理解的,也許正是別人的精神伊甸園。

專欄作家

Vinky,微信公眾號:叁言梁語,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分享商業干貨,關注互聯網營銷領域。

本文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于 CC0 協議

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目前還沒評論,等你發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