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和行業的風,真吹到短劇了?

0 評論 2298 瀏覽 4 收藏 12 分鐘

有關短劇的討論,近些時間以來逐漸出現在用戶的視野當中,而這一內容類型相對低成本、耗時短,于是也成為了內容行業投入開發的領域之一。只是短劇這陣風,真的可以被行業吹起來嗎?現在出現的短劇,大多聚焦于什么類型的內容?C端用戶,又是否真的已經為這類內容“買單”?

我爹新娶的二姨太,竟然是我的小青梅。

更令人意外的是,我這個兒子也是假扮的。

復仇+民國+青梅竹馬+“小媽”文學,不得不說《招惹》疊滿了抖快熱搜快速傳播的buff。

資本和行業的風,真吹到短劇了?

同樣低成本、非熱門IP、無流量演員加持,但在2023競爭如此激烈的劇集市場爭得一點席位的還有《婚事》。

根據燈塔專業版數據,自3月11日上線以來,《婚事》共取得芒果TV播放量19次日冠,累計播放量1.74億,在芒果TV劇集板塊單日播放量連續多日僅次于大劇《歸路》排在第二。

一時之間,短劇的熱鬧甚囂塵上,這一類型又被正節衣縮食的內容行業吹到了風口。但這風,真的能吹起來嗎?

一、短???其實是獵奇熱搜劇罷了

秒殺平臺s+?

真不至于。

又“窮”又短又好,肯定是有難度的。

《招惹》講述二十世紀初新仙林頭牌歌女姜罌精心設局嫁給富商杜景窗以完成復仇大計,在復仇之路上遇見杜景窗之子杜尋羽找個假兒子,并在糾纏過程中逐漸發覺對方是彼此的青梅竹馬的故事。

導演曾慶杰曾執導過《念念無明》《虛顏》等大熱短劇項目,無論是對運鏡還是畫面的把握都相當成熟。演員選擇上,李沐宸、趙弈欽也算臉熟,《招惹》的確算不錯,但要談論秒殺平臺S+,還是過于夸張了。

事實上,如《招惹》之類的劇集,單集時長12-20分鐘,與2021年市場討論度也曾一度火熱的微短劇又有所差異。

2020年8月,廣電總局正式給出定義:單集時長10分鐘以內的劇集作品,屬于微短劇。

隨著官方層面的定義規范,抖音快手優愛騰、嘉行華誼唐人真人道,再加上春風畫畫、無憂傳媒等MCN的紛紛入局,微短劇乘勢起風。甚至一度有分析師認為微短劇會成為長視頻在綜藝、網絡劇之外,新的發力點。

但現實卻是,產量有了,規?;獏s沒隨之而來,從明確定義至今3年了,微短劇變現模式依然是個謎。努力努力白努力。

于是,長度在微短劇之上,常規劇集之下的“短劇”再度殺入。如今《招惹》再熱,微短劇沒能做到的,短劇就能做到了?

難!

觀眾被平臺s+迷了眼也傷透了心,短視頻內容消費橫掃千軍,這才讓熱搜劇目,成為“新鮮感”。

復仇也好,爽劇也罷,小媽文學就更不用說了,這些在短視頻平臺沖刺的關鍵詞條,都讓人想起網劇這個概念剛推出之際時的熱鬧。

比如《靈魂擺渡》《毛騙》《屌絲男士》《廢柴兄弟》以及自帶大IP光環乘上流量之風的《盜墓筆記》,每一部如今回顧起來,是不是也都疊滿了熱搜詞條buff?

過去這些也都是靠著所謂的“尺度”“禁忌”“題材”火熱全網的熱門項目,而到了如今,現下鼓吹得仿佛要撐起內容產業未來的“短劇”,只能讓kk想起,“腰部布局”這四個字。

這個概念,大家是不是就熟悉多了?

近兩年,平臺S+折戟率太高,加上降本增效的緊迫,各家不得不節衣縮食,轉入存量競爭階段。從這個角度,小投入小賠本,總比大投入出血虧強得多,更何況還有可能以小博大呢?

不過,比起單一劇目的成敗,值得關注的是打造了《招惹》的團隊。在此之前還主導短劇案例包括《念念無明》《別跟姐姐撒野》《金小氣家族》《陛下在左 老板在右》《夏蟲可語冰》《虛顏》共6部中短劇作品。

其中《念念無明》與《虛顏》在播時期成績同樣成績斐然。這些代表劇目拿了什么讓觀眾買單?他們又是如何控制投入產比?商業化轉化?短劇廠牌化?等等這些問題,行業依然在關心。

二、C端用戶買單?還有待驗證

不久前的網絡視聽大會,快手副總裁、快手娛樂業務負責人陳弋弋披露了一組數據:快手微短劇的日活躍用戶目前已超2.6億,其中有超50%的觀眾有追劇習慣,截至2022年末,僅入選快手星芒短劇的劇集總播放量已超500億+,年播放量破億的短劇已超100部。

快手于2019年首次推出“快手小劇場”起,之后通過“星芒計劃”“快手星芒短劇”、微短劇檔期化等一系列平臺舉措,扶持優秀微短劇創作者和內容。

抖音則晚一步出發,2021年推出“新番計劃”,以流量扶持和現金獎勵直接傾向MCN機構或個人創作者;之后又宣布與影視公司、頭部達人合作制作精品短劇,再到后期的“劇有引力計劃”,分賬賽道設置投產保底+300%收益現金分賬+流量激勵方式,加入推動上游制作方入局。目前抖音站內#抖音短劇相關話題下的視頻內容,累計播放量387.2億次播放。

資本和行業的風,真吹到短劇了?

長視頻們自然也沒閑著。

根據相關報道,芒果tv的大芒計劃僅2021年,就接觸過超過300家公司,超過3000個劇本。

優酷早在2019年就推出了短劇業務;2021年12月,騰訊啟動“十分劇場”,對微短劇精品化的探索進入新階段;2022年11月10日,愛奇藝正式發布網絡微短劇分賬合作模式;B站也有輕劇場。

制作方也能看得見熟悉的各大頭部制作公司們。迷霧劇場《誰是兇手》的出品方國韻文化,董事長任曉鋒就在行業論壇上透露,此前公司儲備的短劇項目就多達30+部。如檸萌影視也建立了內部短劇廠牌自負盈虧。

到了2023年,經過了一段時間的試水,難賺錢,博眼球叫好不叫座還是橫亙在短劇大道中間的大山。

內容短,則廣告植入空間不足。如同騰訊視頻一直在探索的《毛雪汪》一樣,廣告是有了,但20分鐘的內容,為了避免全是植入廣告的觀感延長到后來的40分鐘左右。這也側面反應了內容空間與廣告植入之間的矛盾。更何況,短視頻選手們,只是將短劇內容當作是直播帶貨的一種跳板。

內容質量不高則用戶付費困難,隨著會員費的水漲船高,這一屆長視頻用戶也只會越來越“摳”。等C端付費?前途很光明,就是不知這光明何日能照耀到行業上下游?省錢但不賺錢,白省。

與其說長視頻看好短劇這一內容形態,不如說是看中短內容的長效傳播力,而這在實際操作當中,又涉及到了投流的成本。

但總體來看,當前各方當前對于微短劇以及短劇的布局尚處于探索階段。

當然也還是誕生過不少業界代表項目。如快手短劇《再婚》《長公主在上》《仁心》《胡同兒》等數億級的播放量的作品;此外,芒果TV 獨播的《虛顏》《念念無明》累計播放量均超6億、豆瓣評分均超過7分,其中《念念無明》更是被稱逼近A級網劇播出水平;B站微短劇《片場日記》豆瓣評分高達8.3,騰訊視頻、優酷均有多部短劇分賬破千萬元。

這么來看,算得上出圈的作品基本來自芒果TV的大芒計劃。一方面,芒果TV靠此前腰部各類題材的劇集積累了一批能夠消費類似類型作品的用戶;另一方面,芒果TV背靠大山,相對壓力較小。

但需要注意的是,正如長劇集中那些被觀眾嫌棄過于套路一樣,目前以甜寵、穿越以及各類獵奇標簽為核心的短劇,同樣也陷入了內容同質化的漩渦。

諸如小媽文學之類的,靠獵奇,內容是走不長久的。

資本和行業的風,真吹到短劇了?

來自社交媒體截圖

這些年,各大制作方、平臺動輒“迎合年輕用戶的內容消費習慣”, 以用戶喜好為由頭,游走在所謂新形式新業態當中。

或許,在內容長短上下如此大的功夫,本來就是薛仁貴的行頭——白跑(袍)的行為,短并不等于精華含量高,而長也并不就是拖沓與啰嗦。

《甄嬛傳》為何至今還在被盤?《知否》的長尾效應為何連年居高不下?#甄嬛傳#的話題討論554.8億次,遠高于是抖音站內#短劇#詞條的討論量。

各位,Z世代只是年輕,不是不挑食。

作者: 鄭容和;運營:小餅干

來源公眾號:文娛Talk(ID:wenyuTalk0506),記錄大文娛的浮沉與變遷,尊重一切合理合法的自由表達。

本文由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合作媒體 @文娛Talk 授權發布,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協議

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目前還沒評論,等你發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