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id Hoffman最新演講:AI不應該是人工智能的縮寫,而是增強智能;Alpha世代將是AI原住民!

0 評論 1415 瀏覽 3 收藏 18 分鐘

Reid Hoffman 是 Paypal Maphia 的一員,也是 LinkedIn(領英)的聯合創始人,Greylock 的合伙人,曾投資包括Facebook、 AI rbnb 以及 Inflection 等,本月上旬 Hoffman 在意大利的博洛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Bologna)的畢業典禮上發表了演講,博洛尼亞大學成立于1088年,至今已有超過 900 年的歷史,被認為是現代大學制度的奠基者之一。

以下為 Reid Hoffman 本次演講的全文:

英國詩人 Alexander Pope 在他的詩《An Essay on man》中寫道:“認識自己,不要試圖窺探神的旨意,人類的合適研究對象就是人?!彼?,人類的合適研究對象就是人。

現在他告訴你這個道理,就在你剛剛花了那么多時間來研究金融科技、市場營銷或商業管理 。事實是,在發展你們在所選領域的專業知識時,你們實際上一直在研究人類,作為一名企業家、投資者和永不停止探索哲學的學生,我一直相信,任何新的事業都必須具有堅實的人性理論作為基礎。

換句話說,你們需要了解人類,了解普通人的愿望和需求。因為當你們挖掘并幫助他們以有意義的方式實現這些愿望和需求時,成功通常會隨之而來。而且,希望理想情況下,在追求成功的同時,你們也將努力提升人類,通過創造滿足我們愿望和需求的新方法,擴大我們追求意義和目標的機會,這就是商業的最高使命。

顯然,這不是一項小任務,但好消息是,你們比以往任何一代人都更適合承擔這項任務;你們的時機非常好,因為在你們的指尖上,有一場每隔幾百年才會出現一次的技術革命,即人工智能或 AI ,我們不僅是進入 AI 時代,你們是 AI 時代的一部分。

你們是 AI 一代,也許將一代人以技術命名似乎有點不尋常,但事實上一直都是這樣,只是沒有明確的名稱,G.I. 世代可能是由大蕭條和世界大戰塑造的,但現實是由無線電、電話和汽車等技術所定義的。

Z 世代或 Y 世代經歷了幾次全球經濟衰退和一次大流行,但塑造了這個世界的是互聯網、手機和社交媒體的興起。最新一代被稱為“Alpha 世代”,出生于2020年后,現在還為時尚早,但社會科學家們預測,教育技術、社交網絡和流媒體服務將構成他們的世界。

我認為這很有可能,但還遠遠不夠完整。Alpha 世代將得到 AI 的幫助和增強,他們將成長為 AI 原住民,而不是唯一可以使用這一工具的人。AI 將重塑我們所有人的生活。它將成為我們用來做決策和引導生活的主要技術,思維的蒸汽機,認知導航系統,定位、發現和導航的工具。

我們手中擁有這項技術,而不是相反。有了它,我們有機會增強和定義人類的未來,因為 AI 不應該是人工智能的縮寫,而應該是增強智能的縮寫,因為它有增強和提升我們的潛力,只有少數幾種技術具有以這種方式塑造和放大我們的潛力的潛力,過去的兩種技術是互聯網和手機。

我相信 AI 不僅在那個列表上,而且位于榜首,因為它有潛力增強我們如何使用互聯網、手機和許多其他技術;現在,你們中的一些人可能會想,好吧,老一輩人, AI 的世界會是什么樣子?這對我意味著什么?

首先,我想說,我實際上是 X 世代,即使年紀有點大;其次,未來總是比你想象的更早和更奇怪,讓我們回到曾經想象過的未來。在20 世紀 50 年代,我們認為飛行汽車就在不遠的將來,那時我們沒有得到它們,盡管我們已經有了一些進展;但在同一個十年里,美國成立了一個名叫 ARPA(高級研究計劃局) 的機構,它產生了創造互聯網的技術,我們沒有想象到會得到像互聯網或手機這樣的東西,但我們確實得到了。

這些工具已經徹底改變了地球上大多數人的生活,難道在得到一項基于廣泛公開發布的技術——汽車之前,我們不應該得到一個連接近50億人的全球電子設備網絡嗎?聽起來合理嗎?但事實并非如此,正如我所說,未來總是比我們想象的更早和更奇怪;現在,人類正在想象一個新的未來,一個有 AI 的未來。

鑒于 AI 的速度和傳播,有些人談論 AI 可能帶來的末日,而其他人則認為它將帶來新的烏托邦。他們要么為 AI 感到高興,要么擔心它會重塑我們的世界,無論是基因編輯、地緣政治、氣候還是其他生活的方方面面,他們都在歡欣或擔憂著 AI 改變著我們的世界。

我鼓勵他們和你們都不要在這個發展階段固守在極端立場,特別是在 AI 的發展階段。讓我們回到汽車一個月;假設今天的新興技術就是汽車,我們可以關注太空飛行汽車,談論烏托邦夢想,或者我們可以關注交通堵塞。我們都知道那個反烏托邦。但在這個階段,我建議我們關注汽車本身,既作為一種創新,又作為一種改變社會的工具。

當然,太空飛行汽車和交通堵塞最終也值得我們關注,但通過持續發展技術,我們更能評估未來的可能性或解決可預見的挑戰,所以我們的操作順序應該是如何發明汽車?然后如何修改和增強該技術,例如電動或自動駕駛或飛行器?然后如何應對交通堵塞或汽車太空旅行的前景?這就是答案不是減緩技術,而是加速它。

技術是一種工具,我們越早掌握它,就越能更好地解決問題,以及可能會產生的問題。我們的工具是我們的反映和創造,這讓我想起了 John Reuel Tolkien 和 Marshall McLuhan 的著名格言:“我們成為我們所看到的東西,我們塑造我們的工具,然后我們的工具塑造我們”。

有了 AI ,我鼓勵我們集中精力塑造這個將進一步塑造我們的工具。在這個任務的基礎上,我為你們提供 3 個問題供考慮:

  • 第一個問題是,我如何制造更好的工具?
  • 第二個問題同樣重要,但可能會讓人意想不到,尤其是從硅谷企業家口中提出 —— 我如何讓世界更美麗?
  • 第三個問題是,我如何制造更好的工具和增加美麗,以造福我的同胞人類?

人類曾經問并采取行動回答這些問題的最重要的時刻之一,發生在成千上萬年前,就在意大利這里。眾所周知,文藝復興是一個跨足 14~17 世紀的文化復興時期,在歐洲標志著一個變革時代,慶祝了古典學習、藝術和人文主義的復興,擺脫了中世紀的束縛,這個充滿活力的時期見證了知識探討、藝術創新和科學探索的繁榮,為現代思想鋪平了道路,激發了社會價值觀和成就的深刻變革。

文藝復興是美麗和更好的工具的復蘇,造福了人類,一個經典例子是布魯內萊斯基圓頂(Brunelleschi’s Dome),它位于離這里大約 100 公里的大教堂上方;600 年后,它仍然是世界上最卓越和美麗的建筑之一;每一次看到它都令人驚嘆, 布魯內萊斯基圓頂之美可以歸功于許多因素,有其內部表面上的令人驚嘆的壁畫,或者它的磚穹頂,我相信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穹頂。

對我來說,它的美也體現在已經消失和不再可見的東西上,那就是建造它的人以及他們用來制造它的工具。你知道,那個大小的圓頂不能用當時已有的技術來建造,所以布魯內萊斯基決定創新,他發明了移動腳手架,并設計了一個用于升降磚塊的起重機,得到了當地鐵匠和木工的幫助,他咨詢了一位杰出的數學家,為圓頂制作了創新的魚骨結構,以確保結構的穩固;通過他的圓頂,布魯內萊斯基增加了世界的美,制造了更好的工具,這一切都造福了他的同胞人類,他回答了這三個問題,但還有第四個問題,總是有另一個問題 —— 我的工作如何超越我自己,造福當前和未來的人類?

這個問題最好在回答其他三個問題之后回答,通常只有在歷史的角度下才能回答,布魯內萊斯基不僅尊重和借鑒了過去的傳統和影響,還與當代和未來的大師們,如米開朗基羅和達芬奇,一起開創了一項運動,他擴展了藝術家和建筑師的工具箱,被認為發明了線性透視和移動腳手架,他的工具和技術不僅被用于藝術和建筑,還用于許多其他領域和應用。

同樣重要的是,布魯內萊斯基和他的文藝復興同時代人是為了美而建造的,美以工藝和美學的形式存在,以工具的效能和效率的形式存在,以提升人類和人類的形式存在;但對我來說,讓文藝復興中的美的概念如此特別的是它有多么動態和統一,它關乎和諧與比例,關乎自然界和人體形態,關乎知識追求和情感表達,關乎敘述和象征主義。

在文藝復興時期,美是一場對話、一種互動和交流。它發生在人與人之間,學者與古典文本之間,藝術家與他們的藝術之間。以米開朗基羅的大衛雕像為例,那是一幅令人嘆為觀止的景象,但最美麗的部分在于,米開朗基羅使用了一塊被其他藝術家認為有缺陷和不適合的大理石,他利用材料的自然特性,微妙地調整了設計,以包含大理石的瑕疵?,F在,這就是與美的對話。

或者是安德烈亞·德爾·維羅尼卡(Andrea del Verrocchio)的《洗禮》,從美學角度來看,它是一幅令人驚嘆的畫,但最美麗的是它讓他的學生,達芬奇,聲名大噪;維羅尼卡委托達·芬奇繪制一幅畫,畫中有一個天使,就在那一刻,他意識到了達芬奇的才能之大,接下來的就是歷史。文藝復興之所以在歷史上產生了回響,不僅因為它是一個極具創造力的時期,而且因為它將美注入了所有那些多產的產物中。

今天,我們正在進入另一個具有歷史性創造力的時期,但與文藝復興大師主要重塑了物質領域不同,我們有同樣的機會重塑思維領域。我們已經看到了 AI 如何超級加速我們分享思想或表達自己的方式,無論是通過寫文章或書籍,創作藝術和詩歌,還是幫助我們以可能不會嘗試的方式相互交流,比如這個非尼通托喬基迪奇·夸恩特·艾爾莫多·因·庫伊·洛迪奇。

現在,確實, AI 需要像翻譯這樣幫助我減輕口音的困擾,但關鍵是 AI 可以幫助我們改進言辭和表達方式,這正是人類和人類可以提升的地方,不僅在讓更多人參與對話,而且在讓他們更好地交流、聯系和關聯,因為定義人類和人類的不僅是我們異常的智慧水平,還有我們如何通過開發技術來增強和補充我們的思維、身體和社交能力,所有這些都是為了互相造福。作為工具的制造者和使用者,我們制造工具不僅是為了讓生活更好、更容易或更快,而且更協作和更美麗,這就是技術。

人類的故事就是技術的故事,而在意大利發展的技術歷史也是令人驚嘆的,這里有氣壓計、可編程計算器、無線電打字機、降落傘、復合顯微鏡、摩托車、內燃機和眼鏡,我們經常談論對技術有一個好的愿景,而不承認好的視力也是技術。

現在有了 AI ,這是一個新的工具,我們可以塑造它,而它將進一步塑造我們的世界。我們會怎么做?這讓我們回到你們, AI 一代,你們是布魯內萊斯基的繼承者,我們都是布魯內萊斯基, AI 是我們的認知移動腳手架,它將幫助我們建造各種各樣的思維大教堂,其中許多我們以前無法建造。

這已經在發生了,我們已經使用 AI 以比以前快 200 倍的速度制造新的金屬玻璃雜合材料,為改進電池、合金和傳感器鋪平了道路,提前幾十年;有了 AI ,我們正在捕獲以前錯過的癌癥診斷,并以全球人口的一小部分價格篩查癌癥,這對于全球人口來說是一個改變游戲規則的事情。

我們正在使用 AI 解鎖像阿卡迪亞語這樣的失落語言,或解碼動物的溝通,從而重置了我們與過去人類以及其他自然界的關系,例子不勝枚舉。這就是塑造 AI 的樣子,以及 AI 如何進一步塑造我們所有人的樣子,但對于我們許多人來說,我們對 AI 的使用可能并不像那么深遠或廣泛。至少,我們只需要開始使用 AI ,如果還沒有的話,并在已經使用的情況下繼續發展,AI 就像許多其他技術一樣,賦予我們更多的能力和時間,這兩者都是無價的禮物。

這其中有一些根本上美麗的東西。在 AI 的支持下,人類可以做更多他們擅長的事情 —— 探索,這種進展將發生在我們探索的邊緣地帶,正如博洛尼亞大學的翁貝托·??疲║mberto Eco)曾經寫過的那樣 —— “我們只能在我們認為世界終結的地方為其添磚加瓦,當我們冒險為世界添磚加瓦時,讓我們一起探索,為彼此而探索”。

當然,我們偶爾會迷失在技術中,保持方向的一種方法是記住技術是人類的,它來自我們,關乎我們,關乎我們選擇如何共同組織、創造和改進自己,這是文藝復興的遺產之一,我們可以編織進我們的故事中。

作者:有新;來源公眾號:有新Newin

本文由 @有新Newin 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Pixabay,基于 CC0 協議

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目前還沒評論,等你發揮!